优游注册

时差13小时——利马地铁2号线项目部马书元的故事(图)
时间:2020-12-15 浏览次数:

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只有在异国他乡的人才会深切体味到“思乡”之苦。

位于南美洲的秘鲁与我国时差13个小时,比北京时间晚13个小时,这个时差真是有点尴尬,正好是这边睡觉那边工作,想找个两边都空闲的时间还真是一件难事。这,对我院参与利马地铁2号线建设的员工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利马地铁2号线项目部的马书元是通号院的一名女职工,2018年4月接到去利马的任务时,她也曾顾虑重重,自己在国内是以参与国铁为主的,地铁这一块的工作能否胜任?国外的设计标准、业主要求与国内不同,自己能否适应?环境与语言这一关,自己能否适应……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马书元决定接受挑战,加入利马地铁2号线建设团队。

利马地铁2号线项目工程总量不算很大(总长约27千米,有27座地下车站和1个地上车辆段),项目建设人员组成却非常复杂。项目建设主要分为三方:项目业主、项目承建方(设计和施工方也叫特许人)、监理联合体。监理联合体(简称CSIL2)由秘鲁本地的CESEL公司牵头,协作方包括韩国公司的DOHWA公司和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在这个项目中,马书元主要负责与业主、联合体内部及特许人就信号及自动化专业进行沟通、配合。依靠自身扎实的技术水平和在国内项目中多年与业主、运维单位、施工方、厂家等各方配合的经验,她了解不同主体对各种问题的关注点,对于如何与各方开展配合有较丰富经验。

最艰难的过程——适应

初到利马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环境、语言、工作方式、工作状态以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特许方、监理方组成人员来自多个国家,意大利、西班牙、秘鲁、韩国、中国等国,语言、思维和工作习惯都各异,马书元感到此刻相互的沟通与理解尤为重要,对译员要简单明了却又不失准确地表述,让其将信息完整而准确地转述给对方,并且理解对方提出的疑问及意图,方能在项目中有话语权并得到各方的关注和尊重。另外,从事国际项目需要了解一些当地的法律和人文习惯。项目进行中曾发生过请当地人吃饭而隔天被要取吃饭时段加班费的事情,这就是对职场和文化的理解差异。

马书元日常的工作与机电主管和信号助理配合较多。机电主管是个阿根廷人,讲西班牙语和少量英语。今年1月份,特许人提出变更,要将正线的转辙机由不可挤型改为可挤型。机电主管认为这个问题涉及到轨道、信号和RAMS三个专业。马书元明确地告诉他这个问题不会涉及轨道专业,之后又通过几次详细地技术方案介绍,使他了解变更的核心要素是什么。同时马书元提出特许人提供的可挤型转辙机用于正线的认证资料均为转辙机生产厂家自身提供,这一认证事关行车安全,是个重大问题,需要有满足认证资质的第三方提供的认可资料方可。马书元提出的这些意见均被接收和采纳,特许人于近期提供出了第三方提供的认可资料。中方工程师的技术水平再次得到了展现。

在与不同国藉的工程师配合的过程中,在相互的适应中,马书元渐渐发现,要因人因事而异采取了不同的方法沟通,就会大大提高工作的效率。信号现场施工负责人是一名土耳其和瑞士双国籍人员,在与他们多人交流时,马书元会通过翻译以西班牙语进行交流,而双方的非正式信函往来时选择用英语,他也会回复英语,这样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和表达的准确性,做到了更好的相互工作配合。

经过一年来的磨合,如今与各外方人员密切地协同配合,共同推进项目。也逐步适应了国际标准,适应了错综复杂的联络人,适应了语言的交流。在这个过程中,马书元渐渐感到,其实,语言的交流也并非那么困难,我们的工程师的语言能力加上目前各类翻译软件,语言关还是比较容易过的,而成熟过硬的技术更应该成为中国工程师的自信。

最长情的告白——陪伴

身处异乡,更知亲情的可贵。

2019年8月,马书元的爱人前往利马陪伴她,他担心妻子远在异国的种种不适应,他了解妻子一人在国外心理上的无助和焦虑,于是他放下了自己的工作,请了假,飞赴利马陪伴妻子。

今年春节过后,因为疫情影响,因为还要照顾双方老人和孩子,因为自己的工作,书元的爱人没能去陪伴她,但他对书元的牵挂、关心和些许担心,却是每时每刻的。只要是时差允许的时间范围内,只要是在不影响书元工作的时间范围内,他一定会给书元打电话,陪伴妻子左右,做妻子最坚强的后盾,这便是一份最长情的告白。

刚到利马的那段日子,生活上的种种不便也着实让人焦头烂额。出门购物刷银联卡却发现刷不了,自己又没有兑换足够的现金,真的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去超市去医院,这些平常之事也会困难重重。在超市,外形特征明显的商品可以直接拿,而需要看说明的商品就有点蒙圈了,往往是连猜带蒙,加上“手舞足蹈”的比划,一次愉快的购物,俨然成了一次“紧张的考试”。

7月份,马书元有一颗补的牙掉了,疼痛一直缠绕着她,寝食难安。本身疫情期间去医院就要谨慎,加之也不知道周围哪家医院牙科好些,消毒是否过关,觉得还是回国看医生比较放心,便一直坚持着。希望自己的一份坚持,能使项目顺利推进,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利马地铁项目从今年3月以来一直是在远程办公状态,工程进度受到了影响。

2006年,马书元曾担任首条运用中国信号技术的乌兹别克Tukmach~Angren电气化改造铁路信号设计专业负责人。她和同事共同创新地提出了将驼峰推送进路、溜放进路控制纳入邻站计算机联锁系统控制技术方案,满足乌兹别克的特殊运营要求;采用特殊的道岔控制电路设计,解决了中国联锁系统控制俄罗斯交流转辙机的问题;将俄罗斯特有信号设备,通过创新接口设计将其纳入中国计算机联锁系统,实现了中国设计与乌兹别克系统及运营管理的高度融合。

在一个又一个的项目中成长,是每一个工程师的必经之路。马书元感到通过参与这些项目,不仅自我得到锻炼和成长,也更加坚定了技术强国的信念。随着我国交通强国战略的实施,普、高速铁路及城市轨道交通的大力建设,一大批职业素养高、技术实力过硬的铁路建设者已然产生,我国的铁路技术水平已位居世界先列,我们的工程师在国际铁路工程越来越享有话语权,能成为其中一员,马书元实感幸运和骄傲。(晓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