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游注册

崇山峻岭“寻路人”
时间:2020-06-01 浏览次数:

时间已是凌晨3 时14 分,没有星月的夜显得异常漆黑,夜宿在羊圈棚营地中的除了我、地路分处总工程师邹波和高级工程师杨旭两位前辈之外,还有一位随行的当地牧民向导。此时,身旁的邹波和杨旭两位前辈已经酣然入睡,蜷缩在睡袋中的我却始终无法入眠,原本静谧的夜晚,因为向导闷雷般的鼾声、嘈杂的鼠闹声以及偶尔路过棚圈的马蹄声衬托的异常热闹和聒噪。白天骑马的颠簸感和眩晕感还未消去,一闭上眼睛,翻山越岭的种种场景便在脑海开始翻腾,挥之不去,拂之又来,在尝试了各种睡姿仍然无法入眠后,索性掏出手机开始漫无目的捣鼓起来。由于进山后手机一直没信号,便打开手机相册翻阅白天拍摄的沿途工点照片,盯着一张张照片中险象环生的路段,脑海中思绪万千,一方面是为白天的所行所遇而感到后怕,另一方面则是感叹这一路走来铁路勘测人为伊阿线的辛勤付出和不辞劳苦,感叹伊阿线上翻山越岭寻路的铁路勘测人的坚持不懈、坚强和勇敢。

回顾伊阿线补充初测期间近一个月的调查经历,期间有辛酸,有困苦,有挫折,有挑战,但更多的是感动和钦佩。本次补充初测投入的时间、精力、人力、物力多,调查期间,项目部多次组织人员进山开展驻扎作业,对越岭隧道及附近长隧道等线路重点控制性工程进行勘察。同这次进山调查一样,每次进山都是一次毕生难忘的经历,几乎每次进山单向骑行里程都超过40 公里,期间多次沿着“ 镶嵌”在近50° 坡面的羊肠小道,翻越平均海拔在2500 米左右的“刀刃”山脊,蹚河涉水,上山下沟,穿越幽暗的原始森林,骑行难度之大,路况之复杂,沿途环境之严酷,给调查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次进山,都相当于一次户外探险,危险和挑战几乎无处不在。当穿梭在密林之间时,由于树木茂密且多为常绿针叶乔木,被树枝划伤、戳伤等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最尴尬的莫过于“ 人马分过”。由于骑行期间会突然遇到横向伸出或倾倒的树枝,稍不留神,马匹从树干底下钻过去了,调查人员则会被横向树枝给拦截坠马。山间登高骑行最忌惮的莫过于恐高,当马匹沿着蜿蜒崎岖的羊肠小道,喘着粗气、全身颤抖地挣扎在近50°的坡面时,看着四周沟壑纵横的场景,听着沟底奔腾激荡的湍流声,因恐高而产生的眩晕、四肢无力等症状几乎使人崩溃。

当进山驻扎调查结束返回沟口时,调查人员几乎伤痕累累,手和脸上的划痕清晰可见;双腿两侧被马蹬磨破的伤口在蹚河浸水后,已经白涨发炎;一路颠簸后臀部多处被马鞍磨出豌豆大小的水泡,甚至有人被马鞍划出近8 公分长的伤口;最痛苦的莫过于在马背颠簸两天后出现的全身酸痛现象,整个人似乎散了架,站着就没法儿坐下,躺着就没法儿起身,这样的酸痛至少要经过3天的缓和、修养,症状才能有所缓解。

伊阿线补充初测中,有太多可敬的人、难忘的事值得回味,以此文,向穿梭在崇山峻岭间的“寻路人”致敬。